当前位置:首页 >> 中药常识

走访远征军老兵爱发微博不爱看战争剧维权

2020-10-31 06:10 来源:凌海中医药门户网站

走访远征军老兵:爱发微博不爱看战争剧

梁振奋讲述当年的故事。林裕琪的右下腹曾被炸弹炸伤。刘元发大腿、小腿共有3处枪伤。李秀辉因持续的爆炸声失聪3个月,至今仍听力不佳他们是中国远征军的抗日老兵,他们身上无法抹去的伤痕,印证着当年战争的残酷。如今,当年的热血小伙已成了八九十岁的老人。而据志愿者所掌握的情况,广州地区健在的中国远征军老兵已不足10人。近日,南方走访了其中5位老兵。他们抚今追昔,感慨万千。今年1月,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座华人在海外修建的中国远征军纪念碑仁安羌大捷纪念碑在缅甸落成。老兵梁振奋说,参加第二次入缅作战的新一军有许多战士永远长眠于异国他乡,希望能够有一座纪念碑来告慰他们的忠魂。如果建起来了,我就算是再老也要过去看一看,献一个花圈。硝烟弥漫战场惨烈,比死还难受1942年10月的一天,刚考入新38师学生队不久的1笔记本电脑并非千篇一律一成不变8岁广州青年梁振奋经过长途跋涉,终于来到昆明。改变命运的齿轮在这一天开始转动,他即将要离开国土,远赴缅甸去保家卫国。这是临行前的一晚,为了让家乡的味道留在自己的舌尖上,他把自己身上一件很新的保暖绒衣卖了,换了钱请同学们去吃了一顿鸡肉。由于当时的滇缅公路已被日军切断,梁振奋只能搭乘着名的驼峰航线前往印度汀江,在那里转去蓝姆伽受训,准备参加第二次对日军缅甸方面军的反攻。这是梁振奋第一次坐飞机,兴奋的他不知道,飞越驼峰航线近乎是自杀行动,有半数的飞机都到达不了目的地。在运输机上,由于没有暖气,穿着单薄的梁振奋只能与战友们相互依偎在一起取暖。今年89岁的梁振奋依然记得很清楚,那一天天气晴好,万里无云。有云南的战友惊呼洱海,于是大家便凑在一起,透过机舱的小窗户,静静地凝视祖国的秀美山川。我心情很激动,心想这大好河山岂容日寇蹂躏。梁振奋回忆说,后来有战友形容这段经历是坐3小时飞机,决定今生命运,现在看来真像是一种预言。在缅北的雨林里,梁振奋与死神擦肩而过。担任新38师师部谍报队队员的他在一次便装执行侦察任务时与一个全副武装的日军游动哨不期而遇,在逃避追击之时,他已决心将枪中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梁振奋没想到,附近兄弟部队的枪声吓退了日军,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今年99岁高龄的林裕琪回忆,在关键性的松山战役黄土坡战斗中,惨烈程度比让他死还难受。70年前,林裕琪是一名年轻的营长。一天,他接到作战命令:一周内攻克日军黄土坡据点。黄土坡正对滇缅公路,所有经过的车辆都会受到攻击,要打通滇缅公路就必须把这个据点拿下。林裕琪说。可侦察的结果让林裕琪吓了一跳,日军阵地上不仅挖有齐人高的战壕,阵地外围竟还周密地布有7层铁丝。日军早已将铁丝前300米内的建筑既是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具体体现障碍全清除,视野开阔清晰,中国军队还没越过铁丝,就会被当成活靶子。命令里根本没有提到有铁丝,我马上打给团部报告一周内肯定拿不下来,但团部下死命令,再困难也要拿下,否则军法处置。军令难违,于是林裕琪命令迫击炮连对准日军铁丝开炮,但仍然无法将铁丝全部摧毁。无奈之下,林裕琪只得下令强攻。迫击炮向日军阵地上倾泻了两个小时的炮弹后,林裕琪让一连先进行试探性攻击,一般会派两个连攻击,但由于拿捏不准敌人的火力,所以先派一个连。一连的战士刚摸上阵地,一连串不知从那儿打出来的子弹让林裕琪蒙了。很快,大片的战士倒了下去,一连王连长甚至只前进了30米,便中枪倒下。我看人都倒了下去,以为有些战士是卧倒寻找掩体,便让号兵吹冲锋号,结果却是没有一个人能站得起来。当晚,趁着夜色,林裕琪派一个排将王连长的遗体从阵地上抢回来,看到王连长时我的眼泪就淌下来了,他的头部中了15枪。是役,林裕琪麾下不到1000名战士阵亡600余名。而在之后的侦察中发现,日军的暗堡至少有13个,是原来情报提供的2倍。老兵柯愈金也是残酷战况的见证者。1944年10月,柯愈金响应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加入新一军工兵营,参加缅北大反攻,当时已是缅北滇西战役的尾声,密支那战役刚刚结束。来到硝烟未散的战场,柯愈金发现,树木已被炮弹炸飞,遍地的尸骨更让他颤抖。已经牺牲的中国战士和日寇依然保持肉搏的姿势,无论怎么拉扯也分不开。无奈之下,柯愈金与战友们将士兵的遗体堆在一起,点上汽油火葬。日本投降流着眼泪,喝下两瓶茅台1945年8月14日正午,日本天皇通过广播发表《停战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这一天,驻扎在柳州的老兵、运输排排长刘元发接到命令:次日清晨6时整,全副武装开赴桂林。当晚,原本准备再赴战场的刘元发与战友相约一起去城里喝茶,喝到午夜,突然间鞭炮声大作,远处传来老百姓呼喊日本投降的声音。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当刘元发兴冲冲跑回驻地时,发现原地待命的命令已经传达到了整个营房。日本投降的时候,老兵李秀辉所在的部队正驻扎在昆明休整,当他从收音机里听到这个消息后便赶紧奔出营房,准备大声呼喊,却猛然发现,整个昆明已经沸腾了!鞭炮轰鸣,锣鼓喧天,满街的人都对他竖起了大拇指。街上的餐馆全部免费,他和战友流着泪一人喝下两瓶茅台酒。那是为了国家的胜利,为了永远不归的战友。李秀辉回忆说,部队聚餐欢庆时,仍有不少战友难以抑制内心的喜悦,向天上抛水壶,并朝水壶射击。那天,柯愈金正随部队日夜兼程地赶往广州,原本准备参加战斗。中午,部队行至广西玉林做短暂停歇,我们正在休息,营长突然来到营房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得知这一喜讯的战士们兴奋地对空鸣枪,欢庆胜利。柯愈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当年进广州城参加接受日本投降仪式的路线:坐船自沙面上岸后,经现在的六二三路、人民南路、人民中路、中山六路,最终到达人民公园。柯愈金说,那天鞭炮产生的烟雾笼罩全城,一路上可见老百姓高声欢呼,沿途每隔几步就会看到有一个日本兵持枪敬礼。柯愈金和战友们向空中鸣枪,漫天震响。他们想把全部的子弹都打到天上,打完了心里很轻松。1945年8月下旬,梁振奋受命参加接收广州的先遣组,日夜兼程奔赴广州。路过肇庆时,被特许下船去探望从广州逃难到此居住的母亲和家人。他说:我当时骑着一辆美制自行车,那时候我已是少尉了,头戴钢盔,腰里别着一把手枪,一路上乡亲们都觉得很奇怪,聚起来围观我。面对一身戎装的梁振奋,他的许多亲戚竟已认不出来。梁振奋说:我见到了久别的母亲,给她磕了一个头,告诉她我马上要赶去广州。她没说话,只是抱着我流泪。匆匆见一面,梁振奋又赶回部队。上船后,部队的长官一见到我就问,有没有看到你母亲,我说看到了以后,他高兴地拍了拍我肩膀。那一晚,很多战友都没有睡着,陆陆续续到我的铺位来询问情况,替我高兴。我知道,他们都在想家。晚年生活爱发微博,却不看战争剧几年前,当志愿者找到老兵李秀辉时,他住在一间灰暗的房子里,破旧的铺盖散发着异味。这位老人1946年退役后一直没有结婚。2011年他不慎摔伤,卧床不起。看到志愿者时,他说,自己最大的心愿是喝一杯牛奶。在爱心人士的努力下,去年李秀辉转移到了广州市老人院居住。同年,患有慢性气管炎的刘元发和林裕琪老人也在一些志愿者的帮助下到了广州市老人院颐养天年。不管是起身、进食,还是上厕所、散步,行动不便的李秀辉老人得到了老人院的专人陪护与照料;刘元发老人则住在两人一间的房间里,他告诉,现在窗明几净,定期有人过来清扫,相比来之前,心情已经舒畅、安心了许多。而最让林裕琪老人高兴的是,老人院的工作人员经常过来听他讲以前的抗战故事,这让他感到很欣慰,那段历史下一代不能忘记,趁着我还在,要跟老人院里的年轻人多说说。身体状况相对较好的梁振奋和柯愈金老人则在家养老,隔三差五,总有一些志愿者前来看望他们,与他们共进晚餐。在柯愈金的家里,志愿者和当地街道办事处已经为他装上了电视机和热水器,添置了崭新的衣橱等家具。梁振奋所在的街道则免费为老人安装了应急呼救装置平安通。老兵们有着自己的兴趣爱好。李秀辉由于无法下床,平常喜欢听广播、看电视,刘元发则爱在老人院里散步,呼吸新鲜空气。林裕琪除了闲时会写字写诗,读书看报,还十分关心志愿者的个人问题,热衷于当媒人。每当有年轻的志愿者来看望他,林裕琪会关切地问成家了没,热心的他曾经成功撮合了一对年龄相差8岁的志愿者。梁振奋告诉,为了防止自己得上老年痴呆症,他特地订了三份报纸,坚持每天读报。最近几年,他与许多老战友的后人陆续取得了联系。他每天都会下楼看看自己的信箱有没有新的来信,他说,到了这把年纪,膝下无子,唯一的挂念就是战友们。战争题材的电视连续剧我不爱看!梁振奋说,年轻的时候戎马多年,对战争的残酷已有切肤之痛,不愿再勾起那段痛苦的回忆,也无法忍受那些显得外行的战斗场面与细节。电视上经常出现士兵边走边端着枪瞄准目标的镜头,实战中这是不可能的,行走期间根本就瞄不准。要么就端枪走路,要么就停下来瞄准。虽然已经是年近90岁高龄,但梁振奋依然很新潮。有志愿者手把手地教,他已经成为十足的民。他还喜欢在电脑旁听一听有声读物,最近他刚听完《白鹿原》。在志愿者帮助下,梁振奋甚至还织起了围脖,他的粉丝有一个昵称凉粉。志愿者经常到他家陪着他上浏览微博。老人有什么话想说,便向志愿者口述,让志愿者录入电脑并发布到微博上。他说:虽然我是个草根,但也怕被边缘化。每次上微博,他会一手按着鼠标慢慢地滚屏,一手拿着放大镜,仔细地阅读每一个字。不过我现在很少上微博了,快成僵尸了。他告诉,即便如此,他对时事热点依然了如指掌。



宝宝积食不爱吃饭怎么办
秦皇岛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石家庄治疗白癜风多少钱
相关阅读